哺ru期抢nai狂xi,饱满熟bi被xi到penzhi,超激gaochaopennai,抵墙狂尻sao心!feidan速来!_rou类美食大全(双xing,cu暴,混kou,lunx等)
红果小说 > rou类美食大全(双xing,cu暴,混kou,lunx等) > 哺ru期抢nai狂xi,饱满熟bi被xi到penzhi,超激gaochaopennai,抵墙狂尻sao心!feidan速来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哺ru期抢nai狂xi,饱满熟bi被xi到penzhi,超激gaochaopennai,抵墙狂尻sao心!feidan速来!

  在徐元即将生产时,因为人类孕育山神的孩子,必须要过生死雷劫,这是对那些小蛇们的雷,通过了就能出生,被雷劈死就是倒霉,但这些也会牵连到徐元身上。

  因为小蛇的缘故,所以徐元是在黑山生产的,他的肚子没那么大,像是普通人类坏了四五个月的大小,震动着,不过肚子不是狠疼,反而是脑袋一阵阵的疼,徐元知道这些小蛇都有了意识,抚摸着肚子道,冷汗淋漓,“别急,别急,等一会,就能见到爸爸了。”

  这天是个雷雨天,雷光闪烁,雨声阵阵,像是徐元被黑天第一次掳走的那天。

  黑天在外面布阵,这一次不光是冷酷黑天,撒娇黑天也十分的严肃,将各种灵玉堆在石床上的徐元身边,让徐元口中含着孕珠。

  他身下垫着柔软的枕头垫子,脸色有些苍白,徐元的脑袋昏昏沉沉,闪过无数个奇怪的片段,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,经历了一场教书先生和小黑蛇的故事。

  当教书先生转过脸时,除了那头长发,和徐元一模一样的脸让徐元有些惊讶,而他搂着教书先生的男人则是和撒娇黑天一样,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傻,表情从古至今,没有变过。

  徐元知道为什么撒娇黑天有时候会突然喊他先生了,因为当黑天拿着一把野花,头上顶着草帽笑着喊着“先生”时,他能感觉到身为教书先生的自己心脏被撞了一下的触动。

  “唔,黑天......”

  而正当黑天护着妻子生产时。

  一个道人顺着那生产的雷光找了过来,蓝袍白发,脸上的褶皱透路出一股奇异的慈祥。

  但看其神情,似乎和黑天有些渊源,因为他看到肚子高鼓的人类徐元时,顿时一幅替天行道的大义表情,道,“你这孽畜,又想害人!”

  黑天紧了紧徐元的被角,站起身将他护在身后,冷笑,“我为山神,从未害过人,不然这神位如何能到我身上。”

  “倒是你们,前前后后来了多少人,想要我这一身修为,那些道士,难道不是听你们的话来的。黑山的瘴气是生人死去产生的,但可不是我弄出来的。”

  道士像是被揭破的遮羞布似的,眼带贪婪,嘴里却说着,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说着,就要前来抢徐元生产的孕珠,那其实是黑天的妖丹,里面有黑山山神的尊印,没了这个,黑天就只是一条普通的蛇。

  此时的黑天引起妖丹外路,修为打了个折扣,又要兼顾着徐元的事情,以往轻易能将这道人打败,现在却堪堪比平,甚至因为一心二用,有些落入下风。

  两人来回皆是受伤不少,最后那道人趁机用浮尘卷着徐元,将其控制在手,威胁黑天,他咳了几下,吐出被黑天打出的内血,脸上突然路出可怕的蛇麟,哈哈邪笑,道,“你这黑蛇还是那么蠢,和之前一样,那教书的人类喝了我的药竟然还没死,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你去找死,不过现在看样子你和这人类今天都要死,哈哈哈。

  把妖丹给我,不然我就杀了他,连带着这群孽畜蛇种,我一块给你弄死。现在这倒是一报还一报,上天是要全了我成仙的道路,这成仙之人,只能是我先!”

  “先生!哈呃。是你,那个草药......”撒娇黑天突然路出来,男人的脸上一半是冷酷黑天一半是撒娇黑天的人格,冷酷黑天捂着头,痛苦的弯下腰,额角青肋暴起,无数的记忆碎片随之而来,冲击着他的大脑。

  黑天想起前世徐先生身体不舒服,有很多村民来送药,他和先生在门前看到配方草药时,还笑着和他说,是哪个学生的家人送的呢,因为经常有村里村民在这里悄悄放些鸡蛋之类的物品。

  村人送的药,合症的徐先生都让书童煎了,也不知是不是村民的祈祷和草药起作用了,先生一开始确实好了,甚至比之前还要健康。

  但很快,不足一个月,徐先生又病了,他这次病的狠重,先生说是流感,让黑天不要在意,养几天就好了,结果却严重的差点死去,也正是因此黑天才会去偷盗修士那据说能治病的仙草。

  这人三番五计的想让他散去修为,只因为它们同样是蛇,而蛇仙之位独尊,除非前一个蛇仙陨落,否则其他蛇类都无法成为蛇仙,止步蛇妖,或者像黑天这样有因为其他神迹获得了神位,不过山神非蛇神,修为也是差一步。

  只要是修炼出意识的蛇都会有意识的争抢。

  明明是他先修炼的,结果却是这条小蛇差点成了蛇仙,道人——或者说青蛇,脸上路出狰狞的表情,这条蛇修为都散过一次了,竟然还能成神,为什么他就不行!天道不公!

  不过现在,上天这是来补偿他了。

  他拿到黑天扔过来的妖丹,“就是我,我才是蛇仙,而你就要变成一条小虫了,让我想想怎么杀你,把你变成蛇羹怎么样,哈哈哈!!”

  那人已然觉得妖丹到手,便随意的扔掉手上的人类,黑天跌撞的站起来,他将人抱住,随着冲击在地上滚动了几圈,用身体垫在了徐元身下,黑天护着人类的脑袋和肚子,向来不沾一点灰尘的黑袍,现在满是灰尘。

  “咳,咳咳。先生你没事吧?”黑天没去在意那人的喧嚣,只是看着怀中的人类,恢复了记忆的冷酷黑天眼中路出熟悉的神情和依恋,而脑袋胀痛,有了前世记忆的徐元看到那大头就狠狠搓了一下,虚弱的喘息,“混蛋、黑天。”

  “还有,对不起。”

  “变成蛇就变成蛇吧,这次不准再离开我了,就当养了条龙物吧。”徐元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,又被人抓着威胁了一番,脸上冷汗都出来了,他看着黑天又咳了几下,笑道,“小混蛋咳,别人养狗,我养蛇,倒是挺酷的......”

  青年闭上眼昏迷过去,那抚着男人脸庞的手在滑落下来前,被一只大手握住,继续放在黑天的脸上,黑天将徐元乱开的衣服整理好,“好,先生先睡一会吧。”

  “哼,死到临头了还在调情,那我就成全你们,让你们当一对死鸳鸯吧,哈哈!”浮在半空的青蛇道人吃了那妖丹,一身蓬勃的妖力遮挡不住,脸上的五官越发往原型变化,更加狰狞可怖。

  黑天在徐元身下垫上袍子,像是没听见他说话似的,自顾自的摸了摸青年高鼓的肚子,轻声道,“乖宝们,安静些,让爸爸好好休息下。”

  他站起身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表情突然冷漠而无情,“叽叽喳喳的烦死了,你就没想自己为什么还没成为蛇仙吗?知道这一千多年我等了多久吗。”

  “死到临头还在胡言乱语,我马上就是蛇仙了!”道人只以为妖丹没化完,冷喝着。

  黑天打了个响指,那在道人体内的妖丹竟是破体而出,来到了黑天身旁,在他的掌心中打转。

  “你!你!怎么可能!妖丹分离,不可能!明明蛇仙尊位还没定!”

  “那是因为我山神当的好好的,你非要拿走,好啊,既然如此,那我就当当蛇仙好了。”黑天浑身的妖气已然变成了仙气,气势凌然,俊脸冷凝无比,他那高高在上无敌的态度,就如同面前的道人只是一个小虫子一般,随意就能弄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gxsw.cc。红果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hgxsw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